公司新闻News

新闻中心News

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LNG上市

  • 作者: 盛元彩票
  • 时间: 2019-05-14 06:12
  • 点击率:

  LNG的下游利用包括两个方面。一是LNG在接收站汽化后进入干线管道,进而输送到城市燃气管网、燃气电厂或工业企业,这是目前中国沿海已建成LNG接收站进口LNG的主要流向,成为沿海城市主供气源之一,弥补国内资源供应的不足。二是LNG直接销售(简称LNG直销),通过公路槽车或水上船舶配送到管网没有覆盖到的城市燃气公司、燃气电厂和工业用户的汽化站,或者配送到LNG、L-CNG加气站,作为汽车燃料、船舶燃料替代柴油或汽油等。液态直销是国内天然气液化厂普遍采用的销售方式。沿海进口LNG由于采购价格高、进大管网销售价

  液化天然气(LiquifiedNaturalGas,简称LNG)被公认是地球上最干净的能源,与常规天然气相比,LNG便于贮存和运输,安全性好,在供应上具有调峰作用。且由于天然气在液化前必须经过严格的预净化,因而LNG中的杂质含量更低,更具环保性。

  LNG的出现打破了国际天然气市场区域分割的局面,挑战管道天然气的封闭式供应格局和现有的天然气定价机制。天然气本身的特殊性使其销售市场和销售方式都有一定的局限性。LNG贸易的发展使天然气面临更加广阔的市场,通过LNG运输船可以使某地生产的天然气到达任何建设有LNG接收设施的地方,再通过专用的LNG运输汽车或铺设在陆上的管道到达目标市场。LNG的发展,使天然气的客户群体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市场更加多元化。

  其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美天然气市场(美国、加拿大、墨西哥)2012年消费量达到9065亿立方米,占全球天然气消费总量的27.5%;以德法为代表的欧盟27国天然气消费量达到4439亿立方米,占全球消费总量的13.4%;以中日韩为代表的亚太国家天然气消费量达到6250亿立方米,占全球消费总量的18.8%,其中中日韩合计3160亿立方米,占全球消费总量的9.3%。

  2012年全球天然气贸易量为10334亿立方米,其中管道天然气(PNG)贸易7055亿立方米,LNG贸易3279亿立方米,分别占全球天然气贸易的68.3%和31.7%。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以PNG贸易为主,亚太市场则以LNG贸易为主。2012年中日韩三国的LNG进口量为1884.8亿立方米,占全球LNG进口总量的57.4%。

  根据消费国和资源国的地理位置及交易范围,将全球LNG市场分为大西洋和太平洋两大交易圈。大西洋周边国家(如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尼日利亚)生产的LNG主要销往美国和欧洲市场,太平洋周边国家(如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主要出口至以中日韩为代表的亚太市场。中东的卡塔尔是世界第一大LNG出口国,其主要出口市场也是东亚国家,2012年出口到中日印韩四国LNG占其总出口量的60%。

  凭借价格和环保优势,近年来国内天然气消费量高速增长,数据显示,2000年-2012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从245亿立方米增至1471亿立方米,年均增长16.1%,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由2.2%升至5.2%。

  随着消费量的增长,单靠国内天然气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中国自2006年开始进口LNG,2012年进口量为1468万吨,约合204亿立方米,占国内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3.87%。

  从LNG进口企业及来源来看,2012年,中海油进口1084万吨,占全国总进口量的73.7%,中石油进口386万吨,占26.3%。深圳大鹏LNG接收站仍然是进口的主力,2012年进口量为579万吨,占全国的39%。LNG资源主要来自卡塔尔、澳大利亚、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其中从卡塔尔进口498万吨,约占1/3,是中国进口LNG的最大资源国。

  中国LNG产业从液化、运输、接收站汽化到终端利用,已经形成了较完整的产业链,并进入快速发展期。近年来,中国沿海LNG接收站和天然气液化厂建设掀起了一个个高潮。目前中国已建(共6座,分别是深圳、福建、上海、江苏、大连、浙江,总接收能力2420万吨/年)、在建的沿海接收站已达14座,全部建成后总接收能力将超过5000万吨/年,还有若干个项目在开展前期工作。目前中国已经建成营运的天然气液化厂有50座,总液化能力2300万立方米/日,正在建设或调试的有60多座,全部建成后年产能可达208亿立方米。

  LNG的下游利用包括两个方面。一是LNG在接收站汽化后进入干线管道,进而输送到城市燃气管网、燃气电厂或工业企业,这是目前中国沿海已建成LNG接收站进口LNG的主要流向,成为沿海城市主供气源之一,弥补国内资源供应的不足。二是LNG直接销售(简称LNG直销),通过公路槽车或水上船舶配送到管网没有覆盖到的城市燃气公司、燃气电厂和工业用户的汽化站,或者配送到LNG、L-CNG加气站,作为汽车燃料、船舶燃料替代柴油汽油等。液态直销是国内天然气液化厂普遍采用的销售方式。沿海进口LNG由于采购价格高、进大管网销售价格低,为了实现顺价销售、开拓新市场,也有一部分液态直销。

  全球天然气定价机制主要分为枢纽定价和与石油挂钩的长期协议定价(也称“长协价”)两种。目前北美和英国主要采取竞争性的市场定价,主要价格基准分别有亨利枢纽价格(HH)和国家平衡点价格(NBP)。欧洲大陆则混合采取与石油挂钩的长协价和枢纽定价两种机制,而在东亚市场,与石油挂钩的长协价则占据显著的主导地位。

  北美的天然气价格不与油价挂钩,基本由市场供需决定,管道气和LNG之间的“气—气”竞争是天然气定价的主要决定因素之一。亨利枢纽是北美最为重要的天然气交易中心,其交易价格也是北美市场的基准价格。

  在欧洲市场,2011年以前超过70%的天然气采用长协定价,但2011年后,欧洲约有42%的天然气供应已经采用现货市场定价,预计2014年这一比例将增至50%以上。采用市场价格定价的地区主要为西北欧市场,包括英国、荷兰、比利时等国,也因此形成了英国NBP、比利时Zeebrugge和荷兰TTF等多个枢纽价格。其中,NBP成为衡量欧洲天然气价格的指标。

  亚太地区的东亚市场则主要采用与石油挂钩的长期协议价格,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与“日本原油鸡尾酒”(Japanese Crude Cocktail, JCC)挂钩的定价机制。JCC价格还对LNG定价制定了上下限,以免石油价格剧烈波动而使买卖双方利益受损。由于日本的LNG进口量占到世界LNG总进口量的1/3,所以日本的LNG长协价格也成为了亚太地区LNG价格的指标。

  韩国和中国从国外进口的LNG均采用类似的定价模式,只是原油价格斜率和常数有所不同。这种机制逐渐主导了东亚的天然气定价,同时根据JCC价格制定的LNG价格也成为全球最高的LNG价格,2012年,北美、欧洲及亚太三地价格分别为每百万英热单位2.82美元、9.43美元和16.9美元,三地价格比为1∶3.3∶5.9,亚太市场相对欧美市场的溢价非常明显。

  与LNG进口价格相比,由于国内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方案迟迟没有出台,国家规定LNG汽化后进入大管网须与管道气按同一价格销售,进口LNG在国内的销售价格处于非常低的水平,购销价格严重倒挂。以江苏为例,目前西气东输一线供江苏省的天然气门站价格为1.99元/立方米,如东接收站进口LNG到岸价尽管已达4.0元/立方米,但也必须按1.99元/立方米销售。对于LNG直销市场,目前中国没有专门的定价政策,完全是市场行为,内地天然气液化厂产品与沿海进口的LNG在华东、华南等市场同台竞争。

  正因为中国缺乏成熟透明的国内天然气定价和调节机制,导致目前国内国际市场和上下游价格疏导不畅,在LNG国际贸易中显得较为被动。

  早在1990年,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就推出了亨利枢纽价的天然气期货交易,2012年该天然气期货交易量达到约1800万份,约合5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英国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也于1997年推出了NBP天然气期货交易,2012年伦敦洲际交易所(ICE)的天然气交易量达到747万份(约合6300亿立方米)。

  亚太市场虽无天然气交易市场,但仍出现了多个LNG现货交易指数,例如普氏能源推出的JKM(反映运往日本和韩国的LNG)价格,安迅思(ICIS)推出的亚太LNG现货价格指数,2012年4月ICIS还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及Tradition经纪公司合作推出全球首个LNG掉期清算业务。

  在国际天然气价格逐渐与油价脱钩,天然气交易向标准化、金融化方向发展的趋势下,日本已经先行一步,欲成为全球LNG期货市场首个吃螃蟹者。2013年5月初,日本政府宣布,将于两年内于东京商品交易所(TOCOM)推出全球第一份LNG期货合同。

  目前中国天然气以政府定价为主,属于静态管理,不能有效反映真实的供求关系和资源稀缺程度,阻碍了天然气市场的快速发展。在目前供应来源和形式日渐多元的情况下,政府很难再进行有效的价格核定,目前已经出现严重的天然气进口价格与终端价格倒挂的现象,增加了企业的经营风险,在很大程度上打击了企业的进口积极性。因此,中国建立有效的LNG交易机制显得日益紧迫。

  长期以来,天然气价格为国家发改委调控和公布,市场化定价一直是石油和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的目标,但是定价机制却始终曲折前行,脱离不了被调控的阴影。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能源价改市场化全面提速。但从改革力度最大的成品油价格来看,依然远远没有实现市场化,而密切关系民生的天然气价格若要实现市场定价,过程可能更加曲折。

  市场定价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充分有效竞争的市场。遗憾的是,目前中国的天然气市场并不存在市场竞争定价的基础。我国天然气上游勘探、生产主要掌握在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手中,中游的长输管网也主要由上述三大央企占据(中石油占到全国管道建设的70%以上),还有各区域长输管道天然气供应商;下游城市及工业燃气的输配业务则是国有和私营公司共存,主要由各城市燃气公司运营。在这样的现状下,放开政府管制让市场竞争定价,不仅是不现实的,还是非常危险的。

  由于油气领域的高度垄断性,中国尚未形成有效的天然气现货交易市场,期货交易更无从谈起。中国一直呼吁建立原油期货市场,但原油进口一直被几大国有石油公司垄断,没有其他参与者,市场容量不够,交易不活跃,就不可能形成有效的市场价格,天然气领域面临同样的问题。

  LNG产业上下游具有众多的参与者,自由竞争而非巨头垄断,因此与管道天然气的“政府定价”不同,中国LNG直销市场定价则完全自由化,能够更为有效地反映市场供求状况及其变化。甬商所地处LNG交易活跃的长三角地区,此次推出LNG电子化交易,将以LNG为突破口,理顺价格机制,有利于区域甚至全国天然气市场化价格的形成,为推进能源价改市场化迈出坚实的一步。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能源需求快速增长。特别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环境的关注,使中国对清洁能源的需求逐步增强。数据显示,2012年天然气在世界能源一次消费比重中已达24.4%,与石油的33.8%和煤炭30.5%非常接近。而我国天然气消费量虽然年均增长16.1%,但在一次能源消费构成中比重仍只占5.2%,与世界平均水平相去甚远。国家能源局表示,“十二五”期间天然气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将由4%提高到8%。进口LNG,提高天然气的消费量有助于我国改善能源消费结构,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甬商所推出LNG电子化交易,将吸引更多的企业及公众目光关注到LNG这个清洁能源,加快宁波及周边地区LNG在发电、居民和商业、交通等领域的应用,为构建低碳环保城市贡献一份力量。

  中国目前的LNG内外定价机制并不能反映出LNG实际的供求状况,需要一个改变定价机制,争取亚太市场LNG定价权的重要举措。

  甬商所推出LNG电子化交易,将形成LNG区域基准价格,反映区域内供需态势和市场对未来的预期,有利于引导生产和贸易活动,也可为市场参与者提供规避价格风险的金融手段,吸引更多的参与者(如基础设施薄弱的贸易商、金融机构),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目前LNG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市场准入、价格信号等均存在诸多制度性障碍,也承担着较大的市场风险,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工具进行风险管理工具。甬商所LNG电子交易平台的建立,将为企业带来可发挥的市场空间和价格空间。

  宁波大宗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简称甬商所)是由宁波市人民政府批准,并经中国证监会(国务院部际联席会议)备案的综合性现货商品交易所,是国有全资企业,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

  甬商所自2011年开业以来,先后推出了阴极铜、精对苯二甲酸、白银、聚氯乙烯等4个品种,LNG作为甬商所推出的第一个能源类品种,将填补交易所在能源类产品的空白,为实现“交易所计划在五年内基本建成以能源、金属、化工、矿产品、稀土、农林产品等大宗商品为特色,功能完备、交易便捷、市场认可度高、具有较强影响力的商品交易所,发展成为华东地区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力的多商品交易中心和定价中心”这一目标向前迈进了重要的一步。

  国内目前仅有一家交易所从事LNG的大宗商品交易,2010年年末,国内出现了LNG的竞买交易平台。但在该平台中卖方仍掌握交易中的主动权,买卖双方无法实现自主报价,同时也不能规避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

  正源于此,甬商所推出LNG现货递延交易。现货递延交易是在传统现货交易方式基础上的创新。交易商通过甬商所电子交易系统进行交易商品的买入或卖出的价格申报,经电子交易系统撮合成交后自动生成电子交易合同。持有电子合同的交易商可按照自己意愿自由转让,也可自主选择交收日期进行交收。同时,结合了到期交收的设计,促使盘面价格与现货价格的紧密联系。甬商所这种买卖双方自主报价,自主选择交收日期的方式为交易商提供了一个公开、透明的交易环境,能充分反映市场的供需情况。

  针对LNG的商品特性,甬商所在交易、交收环节进行了精心的设计和积极的创新。1,针对LNG仓储成本高,不易长期储存的特点,交易所不设立交收仓库,以基准计价地的形式来确定LNG交易报价,实际交货地与基准计价地的地区差价按照一定的公式计算,得到买卖双方最终的成交价格。2,LNG现货贸易中存在一票制价格(气价)和两票制价格(气价和运价),为避免交易的混乱,交易所将交易的价格统一为一票制价格,同时采用订立价开票的模式,保证了“票、货、款”的一致性,更加符合现货企业的账务处理和税务要求。3, LNG是能源产品,对于保障性方面有着较强的要求,因此交易所对每一期的LNG电子交易合同设立一个最后交易日,到期集中配对,集中交收,保障交收的确定性。4,提前交收配对,LNG生产消费都是连续性的,到期集中交收对于LNG生产消费企业来说不是非常适合,因此交易所考虑这些企业的需求,允许交易商提出提前交收配对申请(协议交收),可在每个自然日进行连续交收。5,交易商可对货物质量提出要求,不同的交易商对LNG的要求不尽相同,燃气供应商要求LNG有较高的气化率,而发电厂要求LNG有较高的热值。因此交易所对LNG货物的质量作了规定,在这个规定质量范围内,允许交易商对LNG气化率、热值、温度等方面提出要求,以满足交易商不同的需求。6,履约保证金逐步提高,交易所采用逐步提高履约保证金的形式来控制交易商的交易风险,在合同上市之日起为合同价值的8%,逐步提高到交收月的20%,保障最后的顺利交收。以上制度的设计,征询了广大LNG现货企业的意见,得到了企业的广泛认同。

  LNG电子交易具有价格发现、市场风险调控、新增采购销售平台等功能,有助于优化LNG流通体制和价格体系。

  (1)打破时空界限,扩大交易范围。甬商所通过电子商务的手段对LNG现货贸易进行提升,能够有效打破传统贸易方式中的时空范围约束,实现全国性甚至国际性的LNG在线交易,拓展业务渠道,为交易商提供更多的贸易机会,促进LNG产业的快速发展。

  (2)标准化交易,提升交易便捷性。甬商所采用标准化电子合同的方式开展LNG的电子交易,能够极大的提升市场的交易效率,提升了市场流动性和灵活性,从而为交易商提供更加丰富的交易选择,服务LNG产业的现货流通。

  (3)提升交易安全性,减少违约事件发生。甬商所采用交易所集中清算的方式开展LNG交易,能够起到第三方监管的重要作用,严格监控交易过程中的各个环节,避免传统贸易模式下的违约风险,保障各方交易商的合法权益。

  (4)打破价格歧视,保障市场公平。甬商所的交易模式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各交易商无论背景资质如何,均一视同仁,按照既定的交易规则参与交易,成交完全由市场的供需状况决定。这种模式能够杜绝传统贸易中大型企业对中小企业的价格歧视,使大家在更为公平的市场环境下展开交易,也能更为有效的发现市场价格。

  (5)整合社会物流资源,降低行业物流成本。甬商所通过合作的方式,充分利用社会现有的储罐、槽车等仓储物流资源进行LNG的交割配送。相比传统的点对点贸易,该模式不但能够降低交易商的物流成本,而且有效提升了社会物流资源的利用率,在满足现货贸易的同时也促进了LNG物流行业的发展。(陈瑾)

      盛元彩票,盛元彩票平台,盛元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