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News

新闻中心News

野蛮生长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 2017或成规范之年

  • 作者: 盛元彩票
  • 时间: 2019-05-05 01:01
  • 点击率:

  作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纲领性文件,《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以下简称“38号文”)文件也逐渐丧失了对市场的约束力。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近日关于“全国各地商品现货交易机构相当部分违规变相隐蔽开期货交易”的言论将这一争论推向顶峰。

  刘士余言论的大背景是一些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野蛮生长急需规范。生意社最近发布的2016年《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发展研究报告(第十二版)》显示,全国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总数已经突破1700家。另一方面,随着泛亚、中港集团事件的相继爆发,规范大宗现货市场的呼声也日渐高涨,此外,期、现货脱节,服务实体经济功能缺失等诸多问题也急需解决。如何实现期、现货有机结合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如何实现行业有序竞争、规范健康发展?这已经是我国当前发展大宗商品市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必须解决的难题。

  目前,我国商品交易市场体系初步形成了传统商品现货市场、电子商品交易市场、期货市场三级的市场体系,而西方发达国家的商品市场主要为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两级。

  按照38号文规定,“除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或国务院批准的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交易场所均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采取集中竞价、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挂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权益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然而,现实中大部分大宗商品交易场所都没有严格按照上述规定执行,这也导致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一直呈现大而不强、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怪相。

  由于电子商品交易市场与相关规定相悖,刘士余于2016年12月份对外表示,“我对期货公司提个建议,全国各地商品现货交易机构相当部分违规变相隐蔽开期货交易,我就没有得到期货公司的举报,你们得监管啊,他们在侵蚀你们的地盘啊,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

  对于刘士余的表态,业内人士认为证监会可能已经认定部分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从事的是期货交易。但证监会并未出台具体的规定来界定这类类期货的交易平台,相对期货,这些交易平台被认为能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是期货市场的有效补充。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市场业态升级与政府监管制度供给不足的矛盾正日益突出,携带着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基因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一直游走于政策边缘。

  到目前为止,国家还没有出台一部真正意义上有关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具体运行的法律法规,仅以38号文和国办37号文作禁止性规定,各地省级人民政府均据此制定本省的《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尚未出台具体的指导性规章制度,落实措施不配套,监管能力有限。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日常运行所依靠的交易规章制度也是市场自己制定的,不具有法律的权威性。这种无法可依的局面给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当中的投资主体提供了可乘之机,管理者可以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运行过程中随意变更交易规则,使市场制定的规章制度形同虚设,立法缺失导致的监管职责不明则更加影响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稳定和健康发展。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中国商品交易市场之所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中国商品交易市场之所以呈现出多层次结构,其主要原因是我国现货市场发展相对不发达,期货市场对于现货市场的服务功能相对受限,电子交易市场的存在对于满足现货市场多样化需求,辅助期货市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盛元彩票,盛元彩票平台,盛元彩票官网